Banner Article2

一個方法辨別他是不是「胡說八道」

前陣子我看到一篇文章《教育,是培養你辨別有人在胡說八道的能力》。這是哈佛大學校長幾年前在新生開學典禮上面,對新生的致詞。

她說:

「我們認為,追尋真理需要持續的驗證和重新評估,需要不斷地論證、挑戰和辯論。

我們非常自信地認為,我們已經取得了一定的成功。

真理既是願望,也是靈感。我們知道,對知識的探索永無止境,所以我們必須對新的想法、新的觀點以及犯錯的可能性持開放態度。

這就要求我們具備勇敢、寬容和謙遜的品質,願意參與到知識社群的辯論,願意包容他人的想法,並願意基於理性和證據改變自己的觀點。

不過,這些不僅僅是我們希望在你們每個人身上培養的重要智力技能,它們還是至關重要的基本能力,即『做出判斷和評估事實的能力,以及在新事實面前虛心學習和自我成長的意願。』

也是在歡迎本科新生的年度典禮上,哈佛藝術與科學學院已故的前任院長傑里米·諾爾斯(Jeremy Knowles)曾描述過他所認為的高等教育最重要目標:確保畢業生能夠辨別『有人在胡說八道』。

你們會通過挑戰和被挑戰,通過直面異議和分歧,來學習這種能力,並在這當中找到自己的道路。」

非常有智慧的一段話,對我來說,在哈佛一個非常重要的教育,就是如何來辨別什麼東西是可信?什麼是可疑?

哈佛的學生,能夠申請進哈佛,大部分都很會表達,也很會吹牛。而且,說實在的,哈佛這個名字也經常的會被人引用,甚至亂用。我們常常看到什麼哈佛研究顯示,但其實哈佛從來沒有做過這個研究。

在學校裡我們也經常會聽到,不要隨便讓別人用「哈佛」的名字來招搖撞騙。在一個對於學習、對於追求真理如此認真的一個學習環境裡面,我們一直被教育的是如何用正確的方法來去判斷真理。

那是什麼方法呢?

 

當然是用有邏輯有思考的科學方法。

今天,就分享我在哈佛的研究所被訓練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方法,希望可以幫助你在看任何的新聞報道,或是任何資料,或是別人跟你說這個那個的時候,你有辦法來辨別是不是在胡說八道?

這個理論叫Hierarchy of Evidence(證據層次),就是把證據設為像金字塔一樣,如果最頂端是最可信最有權威的,那麼最底下就是最不可信的。

這個要怎樣來分呢?

很多人可能覺得哈佛學者、哈佛校長說的可能就是在最頂端,但其實不是。舉個例子,某某人告訴你這個偏方對於治療癌症是非常有效的,你當然會問他:「你怎麼知道?」如果他跟你說他母親就是這麼好的,這很具有說服力吧?但是,這在證據層次裡只屬於最底層、最不可信的一個層次。為什麼呢?你身邊親友的這些案例,它只是一個單一的案例,並不表示這種治療法百分之百就是有效。它只是一個案例,哪怕是發生在美國總統身上的案例,也不表示他就特別的可信。

同樣,最底層的證據裡面也包括了專家的意見,因為很多的專家,他們表達意見時,有時候是因為有利可圖,想要達到某一種目標。所以當專家表示意見的時候,那也只是一個參考值,並不表示他就代表是真理。

所以這是最底層的單一的故事,零星的一些案例。

 

再上一層的話,這些證據就是未經過控制的觀察實驗

聽起來好像很複雜。不過,其實就像是我們看到的所有的行星,我們只能透過觀察來思考背後的理論,再透過其他的觀察,想辦法來證實這個理論。但我們觀察到的就是正確的嗎?也許我們現在研究出的理論,經過了一段時間以後就會被修正。就如同在物理學裡牛頓和愛因斯坦的例子,愛因斯坦雖融合了牛頓的理論,但再把它加以修正,變得更加正確,後來量子物理學的學者,又進一步的透過觀察實驗,又進一步的修正。所以,越往後,我們越能夠找到一個正確的觀察方法跟實驗方法。大量的未經過控制的觀察實驗可以算是一個可信的的證據。

再上一層的話,就是經過控制的科學實驗,比如在測試新的藥物是否有效的時候,科學家會把實驗對象分為實驗組和對照組。對照組的人,只是給他們糖衣,但是讓他們認為自己拿到的是真的。就連發藥的人也不一定知道哪一個是實驗組或者是對照組,以免在某一些蛛絲馬跡裡面會影響到別人,只有真正在背後操控這個實驗的實驗者才能夠知道。這樣的科學實驗因為有了一個對照,它的證據是比較具有說服力的。

再上一層,就是大規模、長時間的科學實驗。但你往往也會發現,無論是在哪一個領域裡面,不同的派系可能都會做一些實驗,都看起來非常厲害,而且都很大量,而且都有很多科學證據,那這個時候你到底該信哪一個呢?

舉例來說,光是在飲食健康方面,我們有飲食均衡的321分法,說什麼東西都要多吃一點才是最健康。也有理論說完全不要吃澱粉,所有的澱粉都是有害的。現在又有一個原始人飲食法,就只吃肉跟油脂,因為原始人一直進化就是這樣子吃的,所以這是對我們最健康的飲食方法。其實你可以找到很多的研究,而且是蠻大規模的研究,證實他們的這個方法一定是最好的。

這個時候,我們就來到了這個證據層次的最上面的一層Meta-studies(統整分析),它有很多的翻譯法,有叫做統合分析和整合分析,也有人叫它元分析。就是當一群學者把這個領域裡面所有相關的實驗全部都收集起來,然後一起來統計、分析之後,判斷這個趨勢會是什麼樣,它會把個別的理論的利弊跟證據全部都列出來。

對於一個真正追求科學真理的人來說,當你看到所有東西都在一起的時候,你也更能夠去做出理智的判斷,所以它算是一個文獻的回顧。在這個證據層次裡面的,也是最具備權威性的。

聽起來好像很複雜,讓我們回到起點,當某一個朋友告訴你:「唉呀,你一定要這樣吃飯,這樣子才是最健康的。」然後你問:「為什麼?」如果他說因為自己的家人都是這樣子,所以病也變好了。那麼對不起,它只是屬於一個底層的證據層次。

然後,你可以去網上搜尋是否有這方面的大規模的實驗研究,你在看的時候,不要管它是來自於什麼哈佛、耶魯,你就自己去看,最好能夠找到一些比較權威性的學術組織對這個方面所做的統合分析。你找到這些證據後,再做判斷,因為光單一的故事,其實說實在的,就好比是「胡說八道」一樣。

也不能說是胡說八道了,其實他們都很善意的,不過你知道嗎?現在還有非常非常多的人,相信地球是平的。換句話說,其實任何的歪理,都會有人相信。回到哈佛校長在致詞裡面所講到的,她說我們從來不會安於已經知道的真理,說不定有一天新的證據跑出來,我們每個人都驚呆了,「哇!原來地球真的是平的!」那個時候,我們也不要不好意思改變我們對於宇宙的看法。

其實人類一直不斷地承認自己知道得不夠多,了解過往的錯誤,同時也能在修正之中變得越來越聰明、越來越智慧,我們一直不斷地在追求更準確的真理。

作者

劉軒 / 知名作家、全方位創作家、DJ

現在身分為「軒言文創發行人」,畢業於哈佛大學心理系,過去曾擔任許多公司的品牌顧問及各大活動主持人、DJ,有著專業的心理學背景,也有豐富跨領域的人生經歷。出版過許多暢銷書籍,寫作功力深厚,風格知性又不失幽默,文字舒服明瞭,擅長用清晰的口吻和簡單的文字傳達心理學的精神。致力推廣積極心理學的運用,希望幫助每個人成為有效的溝通者。

延伸閱讀

E-mail
Facebook
Line